热门毕业论文范文
论文写作技巧
热门职称发表论文
热点期刊发表资源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论文资源>>毕业论文>>硕士毕业论文>>硕士论文范文>国内价值链分工的空间特征和行业差异

国内价值链分工的空间特征和行业差异

作者:佳作论文网  来源:佳作论文网 日期:2022-10-12 13:49:48 人气:20

摘要:经过40 多年的改革开放,中国积极参与全球价值链的构建,经济得到了快 速发展,已是推动经济全球化不可或缺的重要力量。但是,一方面,目前全球 价值链体系的仍为发达国家跨国公司主导,中国低端锁定的困境依然存在,加 之国际贸易保护主义的抬头更加剧了中国经济发展的不确定性,迫使中国构建 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的价值链体系;另一方面,国外垂直分工在国内延伸所带 来的技术水平和产业发展模式使得区域发展不平衡愈发显著,基于产业关联带 动式发展特征的价值链分工为构建我国国内价值链体系提供了新的发展思路, 实现区域经济差距的缩小。因此,构建区域产业关联和发展的国内价值链体系, 对实现我国经济的高端升级和协调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本文从价值链参与程度和分工位置两个角度测度了国内价值链,并从区域 和行业两个方面定量分析了中国八大区域价值链演变特征和分工差异。实证部 分考虑到区域行业发展变化差异,构建了连续时间的区域间投入产出表。同时, 在价值链参与程度研究中,考虑到区域经济内部发展的影响,将国内价值链分 解为区域内价值链和国家价值链,即对区域内部经济发展依赖程度和区域间依 赖程度进行了区分。此外,为体现对不同区域行业国内价值链分工特征的全面 性,研究以上游度指数对其分工位置进行了分析。最后,基于价值链的参与程 度与分工位置测算情况,通过对各区域增加值获得能力与分工跨度对比研究, 综合分析区域行业的国内价值链参与情况。

本文结果表明:各区域主要以区域内价值链参与方式为主,中国区域内部 及专业化分工更依赖区域内资源,区域间的产业关联程度不够高、联系紧密性 不足。整体上上游度较高的内陆地区获得增加值能力较弱,而沿海地区较强。 就中国制造业在国内价值链增加值获得情况看,劳动密集型和资本密集型制造 业相对技术密集型制造业获得更多。在价值链参与度方面,从地区比较看,内 陆地区整体参与国内价值链程度要高于沿海地区;相反的是,从行业角度看, 制造业方面沿海地区参与国内价值链程度较高,内陆地区较低,明显呈现出“东 中西”逐渐降低的分布趋势,经济发达地区的制造业在价值链中获得更多增加 值。时间演变上来看,不同类行制造业价值链参与情况变化没有明显的规律性, 但八大区域依然保持着对区域内需求依赖程度更高的状态。在价值链位置方面, 八大区域整体上游度有所提升,各区域产业链得到了延伸,产业部门内部分工 得到了一定程度的细化。区域位置分布特征显著,内陆地区上游度指数更高, 沿海地区较低。八大区域制造业中上游度指数最高的是资本密集型制造业,而 技术密集型制造业最低。沿海地区尤其是东部沿海和南部沿海地区制造业的国 内价值链参与情况呈现出“上游度低,参与度高”的特征,而内陆地区与之相 反。八大区域价值链参与程度与位置并不具有直接关联,部分区域分工合作联 系与垂直化分工水平存在着不匹配的情况。

关键词:国内价值链;区域分工;区域间投入产出表

Abstract

After more than 40 years of reform and opening up, China has actively participated in the construction of global value chains and has achieved rapid economic development. It has become an indispensable and important force in promoting economic globalization. However, on the one hand, the current global value chain system is still dominated by multinational companies from developed countries, and China's low-end lock-in dilemma still exists. In addition, the rise of the international trade protection system has exacerbated the uncertainty of China's economic development, forcing China to build a The value chain system with domestic circulation as the main body; on the other hand, the technical level and industrial development model brought about by the extension of foreign vertical division of labor in China make the regional development unbalanced more and more obvious. The value chain division of labor based on the characteristics of industry-related development is: The construction of my country's domestic value chain system provides new development ideas and realizes the narrowing of regional economic gaps. Therefore, building a domestic value chain system for regional industrial association and development is of great significance to the realization of high-end upgrading and coordinated development of my country's economy.

This paper measures the domestic value chain from the two perspectives of value chain participation and division of labor, and quantitatively analyzes the evolution characteristics and division of labor differences in China's eight regional value chains from two aspects: region and industry. The empirical part takes into account the differences in regional industry development and changes, and constructs a continuous-time inter-regional input-output table. At the same time, in the research on the degree of participation in the value chain, considering the influence of the internal development of the regional economy, the domestic value chain is decomposed into the intra-regional value chain and the national value chain, that is, the degree of dependence of the economic development within the region and the degree of inter-regional dependence are compared. . In addition, in order to reflect the comprehensiveness of the characteristics of the division of labor in the domestic value chain of different regional industries, the research analyzes the position of its division of labor with the upstream index. Finally, based on the measurement of the degree of participation in the value chain and the position of the division of labor, through the comparative study of the ability to obtain added value and the span of the division of labor in each region, the domestic value chain participation of regional industries is comprehensively analyzed.

The results of this paper show that: each region is mainly based on the participation of the intra-regional value chain, the intra-regional and specialized division of labor in China is more dependent on intra-regional resources, and the degree of industrial correlation between regions is not high enough and the connection is insufficient. On the whole, inland areas with higher upstream and downstream degrees have a weaker ability to obtain added value, while coastal areas are stronger. In terms of the added value obtained by China's manufacturing industry in the domestic value chain, labor-intensive and capital-intensive manufacturing industries have obtained more than technology-intensive manufacturing industries. In terms of value chain participation, from a regional comparison, the overall participation of inland regions in the domestic value chain is higher than that of coastal regions; on the contrary, from an industry perspective, coastal regions have a higher degree of participation in the domestic value chain in terms of manufacturing, and domestic The land area is relatively low, showing a gradually decreasing distribution trend of “East, Middle and West”, and the manufacturing industry in economically developed areas gains more added value in the value chain. In terms of time evolution, there is no obvious regularity in the changes in the participation of different industries in the manufacturing value chain, but the eight regions still maintain a state of higher dependence on regional demand. In terms of the position of the value chain, the overall upstream degree of the eight regions has been improved, the industrial chain of each region has been extended, and the division of labor within the industrial sector has been refined to a certain extent. The regional location distribution characteristics are significant, with higher upstream index in inland areas and lower in coastal areas. The capital-intensive manufacturing industry has the highest upstream degree index among the eight regional manufacturing industries, while the technology-intensive manufacturing industry has the lowest. The domestic value chain participation of manufacturing in coastal areas, especially the eastern and southern coastal areas, shows the characteristics of "low upstream, high participation", while the inland areas are the opposite. The degree of participation in the eight regional value chains is not directly related to the location, and there is a mismatch between the level of division of labor and the level of vertical division of labor in some regions.

Key words: domestic value chain; regional division of labor; inter-regional input-output table

目录

摘要...........................................................  i

Abstract ................................................................................................................. i

目 录..........................................................  i

第一章 绪论...................................................  1

第一节 研究背景以及研究意义...............................  1

一、研究背景..........................................  1

二、研究意义..........................................  2

第二节 研究内容与技术路线.................................  2

一、研究内容..........................................  2

二、技术路线..........................................  4

第三节 研究方法...........................................  4

第四节 创新与不足.........................................  5

一、本文可能的创新点..................................  5

二、不足之处..........................................  5

第二章 相关理论与文献综述.....................................  7

第一节 基本概念...........................................  7

第二节 相关理论...........................................  7

一、价值链理论........................................  7

二、区域分工理论......................................  9

第三节 文献综述..........................................  10

一、关于价值链测度方法的研究.........................  10

二、关于国内价值链区域分工的研究...................... 11

三、关于国内价值链行业分工的研究.....................  12

第四节 本章小结..........................................  13

第三章 国内价值链分工的机理分析与理论模型....................  17

第一节 国内价值链分工的机理分析..........................  17

第二节 国内价值链分工的理论模型..........................  18

一、基础理论模型.....................................  18

二、基于投入产出模型的增加值分解.....................  21

第四章 基于国内价值链参与程度的空间特征和行业差异分析........  23

第一节 测算方法..........................................  23

第二节 国内价值链分工的空间参与特征......................  23

一、国内价值链与全球价值链的总体比较.................  23

二、参与国内价值链分工的空间特征具体比较.............  24

第三节 国内价值链分工的制造业参与特征....................  26

一、总体比较.........................................  26

二、劳动密集型制造业参与国内价值链分工特征...........  27

三、资本密集型制造业参与国内价值链分工特征...........  29

四、技术密集型制造业参与国内价值链分工特征...........  30

第四节 本章小结..........................................  32

第五章 基于国内价值链分工位置的空间特征和行业差异分析........  34

第一节 测算方法..........................................  34

第二节 国内价值链分工的空间参与特征......................  34

一、总体特征.........................................  34

二、动态变化.........................................  35

第三节 国内价值链分工的制造业位置分析....................  36

一、劳动密集型制造业参与国内价值链分工位置...........  37

二、资本密集型制造业参与国内价值链分工位置...........  38

三、技术密集型制造业参与国内价值链分工位置...........  39

第四节 本章小结..........................................  40

第六章 结论和对策建议........................................  42

第一节 结论..............................................  42

第二节 对策建议..........................................  44

参考文献.....................................................  48

附 录........................................................  49

致谢.........................................................  50

第一章 绪论

第一节 研究背景以及研究意义

一、研究背景

20世界80年代以来,国际分工格局出现了重大转型,全球价值链分工模式已 成为经济全球化与国际分工的新常态。技术进步,特别是运输与交通技术的进步 推动了经济互动市场半径的扩展,资源配置在国界间流动不断增加,各国和地区 间经济相互依赖程度日益加深。新技术革命的发展推动了世界市场经济走向一体 化,国际分工深化为围绕产品价值链的生产模式,各地区根据自身资源禀赋状况 参与国际贸易的产业分工,成为了全球价值链分工,即产品的生产流程的不同价 值链环节被分散到不同国家或地区进行生产,同时伴有大量中间品进口和最终品 出口的国际价值链分工形成。全球经济日益围绕着全球价值链进行重构,初始阶 段体现为发达国家将产品价值链中低附加值生产环节或工序转向发展中国家,包 括资本和高技术密集产品的劳动密集生产环节,以及某些研发和设计环节。全球 价值链分工形态的形成,促使参与其中的各个地区充分发挥其比较优势、规模经 济与专业化经济的优势等,极大地改善了世界生产运行体系和产业发展形态。

价值链的国内外参与情况影响着一个地区在产业链中的价值创造和获益程 度。经过40多年的改革开放,中国积极参与全球价值链的构建,生产技术和资源 配置效率得到了极大水平的提高,产业不断优化升级,经济得到快速发展,已是 推动经济全球化不可或缺的重要力量。但是,经济危机后全球经济放缓,国际贸 易保护主义抬头,各国纷纷重构产业链布局,使得中国在经济全球化中面临的国 际形势日益严峻,而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冲击进一步加剧了中国经济发展的 不确定性。因此,2020年5月4日中央政治局会议中首次提出“深化供给侧结构性 改革,充分发挥我国超大规模市场优势和内需潜力,构建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 进的新发展格局”,成为新时代推动中国参与国内价值链和全球价值链的重要战 略指引①。但中国区域之间资源禀赋、经济发展阶段和发展水平不同,表现出的 产业分工及其参与价值链水平各有差异。刘志彪和张少军(2008)、邵朝对和苏 丹妮(2019)、潘文卿(2018)等研究发现,中国加入WTO后,国外垂直分工 在国内进一步延伸,区域经济发展差异更多限制在劳动力以及基础资源等低级生 产要素方面,而产业间关联并未形成,由此带来的技术水平和产业发展模式的不 同拉大了区域间经济发展差异[1][2][3]。沿海地区在融入全球价值链中优势更为显著,在国内价值链中与西部等地区的割裂关系进一步加剧。但同时,东部地区面 临着低端锁定的困境,西部地区产业升级难。所以,有必要对此加以研究,了解 不同区域是如何参与到价值链构建的?具体到不同类型的制造业在国内价值链 中的分工差距体现在哪里?特别是在面对新发展格局下扩大内需的战略要求,如 何在本区域内部以及国内其他区域构建价值链?

二、研究意义

本文基于区域产业价值链嵌入程度和分工位置两个角度考察中国区域行业 价值链参与情况,进一步分析其中存在的一些特征,研究具有一定的理论意义 和现实意义。

首先在理论意义上,一方面,从嵌入价值链程度和价值链分工位置两个角 度分别考察各区域行业的国内价值链参与现状,对中国区域间贸易联系现状分 析得更为立体。另一方面,将国内区域分为国家价值链和区域内价值链作为分 析对象,是对现有研究中较多忽视区域内部价值链情况的一种补充,对国内价 值链研究的丰富拓展,具备一定理论意义。

其次是现实意义,以往东部沿海等地区的国际代工模式的持续发展,从中 西部地区和东北地区不断输入基础原材料,一定程度上抑制了其产业发展的空 间,不利于国内区域经济的协调发展。同时,对这些地区自身而言带来了产业 结构失衡的问题,与经济可持续发展的目标相悖。因此,在对目前国内各区域 参与国内价值链情况分析基础上,构建内部经济有效循环的国内价值链可以改 变目前国内东西部地区之间的垂直分工格局,通过产业升级和产业转移推动东 西部地区经济的协调发展。

第二节 研究内容与技术路线

一、研究内容

本文在现有研究基础上,通过构建连续时间上的区域间投入产出表,从区 域行业价值链参与程度和价值链位置两个角度分析不同区域及行业在国内价值 链中的参与情况,分析其演变趋势,最后基于研究结论,提出相应的对策建议。 本文的研究主要由以下六个部分组成:

第一章,绪论。首先,对研究背景和意义进行阐述。从当前经济形势变化 的实际需要以及国家发展战略指引对其进行了论述。其次,阐述了文章的研究 内容、技术路线和研究方法。最后,对文章写作过程中存在的不足及可能存在 的创新点进行了说明。

第二章,相关理论与文献综述。针对本文研究内容,首先,对基本概念进 行了界定。其次,概括了相关理论,包括价值链理论和区域分工理论。最后, 对价值链测度方法及区域和行业两个方面梳理了目前对价值链的相关研究,为下文区域行业价值作用机理分析和国内价值链参与现状研究奠定相关理论基础。 第三章,国内价值链分工的机理分析与理论模型。结合中国八大地区对国 内价值链分工的作用机理进行了分析,并介绍基础模型的构建。在传统区域投 入产出模型的基础上,提出了拓展的增加值分解模型。同时,对区域合并和推 演连续时间投入产出表的方法进行了说明。

第四章,国内价值链分工的参与程度分析。本章从区域和行业两个方面介 绍区域产业价值链参与程度,其中考虑了区域内部的影响。此外,就不同类别 主要制造业在国内价值链中发展演变情况进行了研究。

第五章,国内价值链分工的位置分析。本章构建了测算分工位置的上游度 指标,对区域和行业在国内价值链中的分工跨度进行了研究。此外,结合第四 章中对价值链程度的测算综合分析各区域参与价值链的分工特征。

第六章,结论和对策性建议。本章总结全文的研究结论,并就推动国内价 值链构建提出相关对策建议。 

二、技术路线

1665554079766.png

图 1- 1 技术路线图

第三节 研究方法

在理论分析方面,本文采用文献分析法和理论分析法。一方面,通过查阅 国内外相关研究的文献和研究报告等,厘清价值链的研究现状,并对国内价值 链分工的区域合作以及行业发展的相关研究重点分析,找出已有研究存在的不 足,在此基础上阐述文章的研究对象和研究内容。另一方面,依据价值链理论 和区域分工理论,揭示国内区域参与价值链构建的内在机理,以此为基础构建 合理的分析框架,为进一步的实证研究提供依据。

在实证分析方面,运用 Excel 软件推演出连续年份的中国区域间投入产出 表,在此基础上,通过经济增加值分解模型构建衡量各区域行业参与价值链程 度的指标,同时构建衡量区域行业参与国内价值链位置的上游度指标,借助 Matlab 软件进行计算,得出文章实证结论。

第四节 创新与不足

一、本文可能的创新点

研究视角方面,从国内区域参加国内价值链分工的参与程度和位置两个角 度,即深度和广度对各区分工情况进行了研究,避免了以偏概全,更加全面地 得出区域分工合作视角下国内价值链的参与情况。关于国内价值链分工的研究, 大多数研究更关注其中一个方面,而将两个角度作为一个整体对比分析的文献 并不是很充足。

研究内容方面,通过探讨中国区域间分工合作,在分析国内价值链参与情 况时考虑了区域分工和行业分工两个方面综合进行了考虑。一方面,文章中通 过增加值分解模型,以增加值贡献度来衡量区域行业的价值链参与度;另一方 面,通过上游度来反映其在国内价值链的生产环节上下游度,即在价值链中所 处的位置,同时判断出与其他区域行业的分工跨度。在对国内价值链中区域增 加值获得能力的研究大部分研究没有考虑区域差异带来的区域内价值链的影响。 一些地区参与内部价值链的收益可能比参与国内价值链收益更高,例如四川作 为西南地区的经济大省,在带动该区域中其他地区经济发展具有重要作用,因 此这种在区域内增加值的贡献度应有所考虑,不能仅凭国内价值链参与度判断。

方法创新方面,本文在潘文卿(2017)经济增加值分解模型的基础上,运 用中国八大区域时间序列数据,使得国内价值链动态变化分析更为直观[3]。

二、不足之处

一方面,本文对国内价值链分工的定义聚焦于属地特征,而没有严格区分 主导力量内生的属权概念②。例如中国国内企业基于国际需求的境外采购属于国 内价值链,而在华外资企业的外包消费需要从国内价值链中剔除。诸如上述情 况并未进行具体研究,可能会带来一定误差。

另一方面,本文对八大区域价值链参与情况的衡量指标包括价值链参与程 度和位置两个方面,但没有进一步讨论两者之间的联系以及相互的影响因素, 对区域行业价值链分工产生的原因没有进行更进一步地研究。

② 该概念强调价值链分工的市场需求是本国国内产生的,且参与的企业仅限于内资企业, 港澳台企业和外资企业不包含其中。

[1]     邵朝对,苏丹妮.国内价值链与技术差距——来自中国省际的经验证据J].中国工业经济,2019(06):98-116.DOI:10.19581/j.cnki.ciejournal.2019.06.006.

[2]     刘志彪,张少军.中国地区差距及其纠偏:全球价值链和国内价值链的视角J].学术月 刊,2008(05):49-55.DOI:10.19862/j.cnki.xsyk.2008.05.008.

[3]    潘文卿.中国国家价值链:区域关联特征与增加值收益变化J].统计研究,2018,35(06):1 8-30.DOI:10.19343/j.cnki.11-1302/c.2018.06.003.

第二章 相关理论与文献综述

第一节 基本概念

①国内价值链

国内价值链(National Value Chain,简写为NVC)是一个国内资源配置和 整合的概念,是从概念到产品实现的全过程,包括设计、研发、生产、销售和 售后等环节,形成的基于内生增长能力的国内循环。参与主体是内资企业,基 于国内市场需求,凭借自身具有竞争优势的环节参与到国内价值链分工。中国 区域间资源禀赋差异和经济发展水平差距较大,国内价值链中不同区内或区域 与区域间对价值链依赖程度也不相同。基于此,产品生产过程中若存在中间品 的区域间贸易,体现了产品生产加工过程中区域间联系,则此价值链为国家价 值链;若不存在,则认为此价值链为区域内价值链[3]。

②全球价值链

相对国内价值链而言,全球价值链(Global Value Chain,简写为GVC)是 基于全球范围内的产品组织形式,指为承接生产、营销、回收等环节以实现商 品和服务价值的全球性企业网络组织。其特点在于组成价值链的各种活动是全 球范围内的,不同国家的企业都参与到了产品的生产的各个环节中,可以是集 聚于特定地理范围之内或者企业之内,也可以是散布各地企业之间。

第二节 相关理论

一、价值链理论

(一)全球价值链理论

价值链本质是一种产品内分工,最早由Poter(1985)提出并使用。他认为 企业的活动是由创造价值的主体活动和为基本活动提供支持的辅助性活动两方 面构成[4]。企业经营时各个活动性质和职能的不同决定其生产环节的位置,包 含主体活动的生产、销售等以及辅助性活动的原材料采购、技术研究、人力资 本支持等。各个环节在企业生产经营过程中相互联系,以此形成企业的价值链 条[5]。企业在经营过程中与其他企业发生交易关系时,其各自内部价值链发生 链接,由此形成了更大范围的企业间价值链体系。Kogut (1985)就将企业内部 价值链的概念拓宽到国家层面,区域和国家间的贸易同样能够运用价值链,且 指出区域的比较优势决定了其在价值链中分工地位的差异性。他更加强调企业 在全球范围内的生产决策,考虑了价值链的垂直分工特征和不同区位及国家的 竞争优势,这对全球价值链的发展起到较大影响[6]。他用价值链增加链来分析 战略优势,认为投入环节是由原材料、技术以及人工的融合所形成,再通过结合这些环节实现最终商品的组装,最后进入市场交易,由消费者消费完成整个 价值的循环。

进入 20 世纪 90 年代后,经济全球化发展迅速,垂直专业化分工在国际中得 到了越来越广泛的体现。Krugman (1995)结合产业空间布局,对全球价值链治 理模式进行了研究,指出生产过程的分割可以是由一个企业内部或者多个企业合 作完成的【I Gereffi(2001)等人认为,由此形成的网络关系具有社会结构性、 特殊适配性和地方聚集性等特征[8]。在此基础上,他提出了全球价值链的概念, 对全球化过程进行了分析,强调了企业以及国家战略决策需要理解价值链的运作 过程。随后,全球价值链理论框架逐渐被建立,学者对全球价值链的控制结构、 治理模式以及学习和升级机会等展开了研究,不断补充完善相关理论。 Sturgeon ( 2001)从组织规模、地理分布和生产性主体三个维度来界定全球价值链,即全 球价值链的主体包含了参与生产、加工到销售的所有主体,且具有全球性。全球 价值链分工体系下,产品生产链被“碎片化”地分割到了全球空间范围内,参与 生产的企业都能更加专注于核心业务而提高了自身市场竞争力( Arndt 和 Kierzkowski, 2001) [9]。联合国工业发展组织和英国 Sussex 大学等都对全球价 值链作了具体定义,指出了商品和服务的原材料获得、生产、销售到最终消费的 过程在全球不同地区或企业中实现的,也包由此形成了全球性的网络组织,不同 国家的企业都参与到了产品的生产的各个环节中,可以是在一定地理区域内的企 业完成产品的完整生产过程,也或者是在不同区域间的不同企业内完成的。

(二)国内价值链理论

贸易增加值视角下的全球价值链研究取得了许多重要理论成果,并得到广泛 应用。国内学者虽然对中国国内价值链研究起步较晚,但也对我国价值链分工进 行了探索性研究,取得了一定理论成果。我国学者早期对国内价值链的研究是为 突破中国在全球价值链中处于底部的经济增长模式而探寻的破解思路(刘志彪和 张杰, 2007) [10]。刘志彪和张杰(2009)通过对全球价值链和国内价值链的比较, 探讨了构建国内价值链的实现路径,由此摆脱在跨国公司主导下的俘获关系[11]。 随后,刘志彪(2011)从微观层面上提出了要加快构建以内需为基础的、本体企 业为主导的中国国内价值链体系,加快实现制造业转型发展,向价值链高端攀升。 由此,开始有更多学者对在全球价值链下如何通过构建本国价值链体系来实现价 值链重构和产业结构优化升级进行了研究(刘明宇和芮明杰, 2012;贾根良和刘 书瀚, 2012) [12][13]。潘文卿和李跟强(2014)基于全球价值链背景,对中国区 域间投入产出方法进行了分析,为后来学者们构建区域间投入产出表奠定了一定 理论进出[14]。区域间投入产出表的构建使得对国内区域价值链量化研究更为明确, 尤其在分析中国区域经济发展差异和产业转移方面具有重要影响。现阶段,许多 学者开始基于国内双循环发展的背景下对此进行了研究。国内价值链的各个阶段 参与主体更加多元化,受产品复杂度等因素的影响,迂回的生产链跳不断延长, 尤其是部分发达地区的技术密集型制造业的国内价值链不断向其他地区延伸和 发展,区域间分工程度也日益加深(朱孟晓和田洪钢, 2022;项莹和陈奇远, 2022) [15][16]。

二、区域分工理论

区域是具有同质性和集聚性以及利益共同体的地域单元组成的地理空间, 基于自身的利益诉求,经济要素相互联系和作用,推动区域发展。区域分工是 由于在基础资源、经济发展等方面存在差异,各地区结合自身资源和要素优势 选择产业进行发展,从而满足日常生活需要并促进经济社会的进步。区域分工 是提升效率的区域上的分布过程,资源的稀缺与需求不对等的矛盾是引起分工 最初的原因,而专业化的分工能够有效提高生产效率。学者们对其影响因素进 行了研究,主要包括自然资源、社会条件等因素,形成了以古典分工理论、新 贸易理论和新古典经济学理论为主的区域分工理论。比较优势理论被认为是区 域分工的基础,亚当•斯密最先提出了 “绝对优势”,他认为成本绝对低的产 品才能进行国际市场贸易,获取“绝对利益”[17]。大卫•李嘉图提出了 “比较 优势”理论,并提出了“比较成本说”,认为贸易的双方应生产和出口的产品 应是具有相对优势的,而进口的产品应是劣势更大的产品,说明并非只有绝对 成本低的贸易才能获利,相对成本低同样能实现贸易互利[18]。俄林(B.C.Ohlin) 基于“比较成本学说”,进一步考虑了资本、土地、劳动等多种生产要素,认 为商品绝对价格的差异是由于生产时所具备的要素投入条件不同所导致的,贸 易的双方因结合自身要素禀赋条件,生产和出口要素禀赋充足的产品,进口要 素禀赋不足的产品[19]。俄林早期由于受到经济学家赫克歇尔(EHeckscher)的 影响,该理论被称为赫克歇尔—俄林生产要素禀赋理论,是现代国际分工理论 的开端[20]。

19世纪末,对于古典经济学中规模报酬不变的假设已经不符合实际,以马 歇尔为代表的经济学家开始在规模报酬递增的条件下解释区域分工。马歇尔提 出了外部规模经济理论,又称为产业集聚理论。他认为早期自然要素条件、人 力成本等是区域专门从事某类产品生产的决定要素,而随着地方化的产业形成, 后加入的企业可以利用已有的人力资源、完善的配套设施等,使得区域产业发 展不断强化,形成专业化生产和产业分工,给区域贸易不断带来利益。 20 世纪 80 年代后以专业化和超边际分析的分工协作理论开始兴起,学者们从交易成本 和制度结构视角出发对区域分工进行了研究。信息技术的发展使得生产力信息 获得效率更高,而生产力是分工发生的决定因素,由此带来的分工协作更广、 9 更深。现代分工理论证明了国际贸易扩大了产品市场,各个国家根据自身要素 禀赋差异和发展条件参与到国际分工协作中,分工在不同区域间得到了进一步 的细化。 21 世纪以来,科技的迅速发展使得市场竞争更加激烈,经济全球化发 展迅猛,进一步促进了区域分工协作的发展。

第三节 文献综述

一、关于价值链测度方法的研究 

随着经济全球化,价值链对世界各国发展的影响日趋凸显,如今可以说起 到了关键作用。经济在世界不同区域分工的特点主要体现为垂直专业化分工, 吸引了国内外学者的广泛关注。目前量化测度维度上主要包括对价值链参与程 度和位置的分析。这两个指标的测算结果对认识区域及行业在价值链中获得增 加值能力及地位具有重要意义。因此,需对测度方法有较为具体的理解,才能 更准确和全面地分析区域行业的价值链参与情况。

Hummels(2001)最早提出了投入产出模型方法,即HIY法,宏观上对一 国在全球价值链中的贸易垂直化进行了测算,包含两种计算方法:第一种是以 一国总出口中的进口中间品指数(VS)来衡量,第二种是以一国总出口产品中 被其他国家进口作为中间品使用,且用于出口的部分(VS1)。他所用的投入 产出测度方法是基于单国的投入产出模型,这一方法为后来研究多国和多区域 价值链测度研究作出了重要贡献[21]。随着国际投入产出表的不断完善以及全球 数据的丰富更新,多国投入产出模型的构建逐渐成为研究重点。目前较为常用 的跨国投入产出表包括欧盟的世界投入产出数据库(WIOT)、GTAP数据库、 亚洲国际投入产出表。由于 HIY 方法假设存在明显不符合实际经济情况的缺陷: 第一,没有考虑进口品在本国加工后出口又回流到本国的情况;第二,假定进 口中间品的投入在用于生产最终产品时的使用程度不变。基于此, Koopman (2010)对第二个假设进行了考虑,以中国和墨西哥为例,将加工出口与国内 最终使用、一般出口的投入产出系数进行区分,对出口中国内增加值占比进行 了计算[22]。随后,王直(2010)等提出了基于全球生产链和国民账户核算体系 的测算方法,即KPWW,利用多国投入产出表,对总出口中所包含的流向不同 用途的国内增加值进行了区分,避免了重复考虑出口流出[23]。同时,还构建了 测算一国产业部门在全球的地位指数和参与程度的指标。通过比较本国出口品 种本国中间品份额与国外生产的中间品份额大小,来衡量嵌入全球价值链的地 位高低;以本国出口品中国外生产的中间品份额大小来衡量在全球价值链中参 与程度的高低。有关增加值的测算方法将上述衡量垂直专业化贸易体系的指标 融入到一个计算框架中,使之联系在总出口中表现得更为直观。此后, Koopman 等(2014)基于前向关联将总出口进一步细分为九个部分,成为目前应用最广的方法[24]。随着全球投入产出表的不断完善,增加值贸易核算在研究全球价值 链中得到了广泛应用。

垂直贸易分工指标更多在价值链分工程度中体现,而对价值链分工的相对 位置未进行准确测度,对价值链分析缺乏全面性和准确度[25]。 Antras(2012) 提出了衡量价值链上相对位置的行业上游度概念,表示一个产业生产的最终产 品距离最终需求的距离,上游度指数越高说明该行业距离最终消费距离越远[26]。 Fally (2012)同样提出了上游度的测算方法,也量化了行业在全球价值链中距 离最终产品的距离[27]。

上述两种不同的测算指标都是基于宏观视角,微观视角方面只要通过计算 企业层面的全球价值链中的出口国内增加值,整体上研究相对交少。有学者基 于单一的产业进行了价值链剖析(Xing和Deter, 2015)[28]。Kee和Tang(2016) 用企业和海关数据对国内增加值济进行了测算[29]。分工位置上也可用企业微观 数据进行分工研究,是对宏观数据的完善和补充,但数据的获得是该角度研究 的主要制约。

二、关于国内价值链区域分工的研究

基于全球价值链的投入产出无论在理论还是实践方面,都取得了丰硕研究 成果。1968年,国民账户体系(SNA)③中开始将投入产出核算纳入其中,许 多国家开始编制定期投入产出表,提供了国民经济核算框架,对国内价值链的 研究也日渐丰富[30]。目前对国内价值链的发展现状已有了较为系统的研究,部 分学者基于中国地区区域差异,探讨我国不同区域价值链嵌入对其经济发展带 来的影响。具体而言,沿海地区对全球价值链依赖更多而内陆地区主要嵌入国 内价值链中,且大体形成了西部地区占上游、中部地区占中游、沿海地区居下 游的价值链分工格局,沿海地区更多充当“加工制造者”的角色,内陆地区则 更多是作为“原材料等初级产品供给者(刘鹏和夏炎, 2021 ;王珏,唐青青, 2020;黎峰, 2020)[31][23][32]。

由于中国各区域资源禀赋等的差异,区域经济发展差距显著,因此目前国 内学者对国内价值链区域分工的研究主要针对对象为沿海区域以及内陆地区。 刘志彪和张少军(2008)认为东部沿海地区在全球价值链中的深度融合促使中 国地区间差距持续扩大,并提出了东部沿海要延伸发展国内价值链才能在实现 自身价值链攀升的同时,降低中西部地区交易成本,形成区域间经济良性互动 [33]。后来他们又通过联立方程模型证明了国内价值链和全球价值链的割裂造成了中国的中低端锁定并使得地区差距的不断扩大[34]。后来学者基于东中西区域 发展差异进一步对国内价值链分工差异的体现、影响因素等进行了具体研究。 黎峰(2016)探讨了国内价值链的形成机理,通过构建区域间投入产出表,对 中国八大地区国内价值链嵌入程度进行了分析,得出了“西高东地”梯度递减 格局的结论。同时还对不同密集度的区域进行了国内价值链定位的测算[35]。邵 朝对等(2018)利用 30 个省份区域投入产出表,考察了国内价值链对区域经济 周期协同性的传导效应,发现国内价值链贸易能够显著增强中国地区间经济周 期的联动性[36]。盛斌等(2020)结合全球价值链对中国区域经济促进作用济行 了研究,发现对沿海地区经济增长的影响显著大于内陆地区[37]。潘文卿(2018) 构建了中间品关联、增加值关联和投入产出关联指标对中国八大区域间的国家 价值链进行了分析,发现国内区域间整体关联程度呈上升趋势,但区域间关联 差距区别较大[3]。袁凯华等(2020)研究发现国内价值链并未推动中国制造业 的服务化转型,且东部沿海分工错位主要是源于区域间贸易壁垒所导致的。潘 文卿(2019)对国内价值链的区域产业垂直分工指数进一步分解为全球价值链、 国内价值链和国家价值链,对区域内部的价值链参与度进行了考虑。嵌套与全 球价值链的国内价值链分工能够推动中低收入地区人均收入提升更快从而有利 于缩小地区差距,而在基于内生性国内价值链分工中经济发达地区占主主导地 位,技术进步效应和资源配置效应更为显著,产生了资源配置扭曲,最终导致 区域间经济发展差距的扩大。

三、关于国内价值链行业分工的研究

在行业方面,随着经济全球化的发展,中国加工贸易在全球价值链分工体 系下一直处于低端锁定的困境,只有倒逼国内产业升级,通过构建国家价值链 推动加工贸易的提升 (袁凯华和彭水军,2017)[38] 。就制造业而言,国内价值 链质量低下,亟待转型升级(刘辉煌和吕雪丽,2018)[39]。学者们针对影响国 内价值链的发展质量的因素进行分析,认为提升国内价值链的关键在于要实现 东西部地区产业转移、增值能力的提升以及东部地区产业升级。具体来看,如 张少军(2009)测度了广东和江苏全球价值链和国家价值链嵌入情况,发现这 两个省份对其他省份关联的行业多具有自然资源密集的特征,技术密集型行业 关联度较低[40]。张卓颖和石敏俊(2021)以交通运输设备制造业为研究对象, 测度了中国区域价值链空间分布和演化特征,发现国内价值链呈现出“东高西 低”且持续向东部地区集聚的分布格局,且主要通过生产制造实现,上、下游 产业获得的增加值相对较少[41][54]。袁凯华和李后建(2021)从企业微观视角出 发,认为虽然制造业整体嵌入国内价值链程大幅提升,但存在着偏好加工制造、 排斥服务投入的倾向[42]。潘文卿和赵颖异(2019)研究发现中国高技术制造业嵌入全球价值链的程度较高,中技术制造业嵌入国家价值链的程度较高,而低技术制造业更加依赖各区域内价值链[43]。王玉燕和涂明慧(2021)从双循环发 展格局的思路出发,在研究制造业参与国内价值链的基础上进一步对全球价值 链的影响情况进行了探讨[44]。张红梅和李黎力(2021)从整体和产业两大层面 理清国内各省份在国内价值链中参与情况,呈现出供给集中和区域不平衡的特 [45]

此外,服务业领域鲜有涉及,张涵嵋(2021)认为国内价值链的整体质量 的提升更有利于中国服务业参与到“一带一路”的区域分工中[46]。还有部分学 者在论证区域产业价值链分布格局基础上进一步提出了国家价值链的构建路径, 应重点培育本土主导竞争力产业,以国内价值链循环推动全球价值链循环的拓 展(常冉和杨来科,2021)[47]。

综上,现有文献充分讨论了国家整体以及部分区域嵌入国内价值链情况, 但大多数研究未考虑各区域内部以及与国内其他地区价值链的参与情况的不同, 而区域内部价值链的忽略会对计算带来一定偏差。此外,对于行业的研究大多 是基于整体制造业或是具体一类行业,而对于不同类型制造业在各个区域价值 链分布特征研究还较少。在考虑区域差异前提下,将国内价值链进一步区细分 区域内价值链和国家价值链,分析比较各区域行业价在值链中嵌入程度与分工 地位,更好地理解各区域行业在国内价值链分工的内在信息。

第四节 本章小结

通过上述理论分析和文献梳理,发现价值链分工理论是从对跨国公司商品 在全球范围内的流通起步,且随着投入产出表的不断完善,单个国家的全球价 值链参与度得到了研究,由此衍生至多个国家参与的垂直贸易分工体系。同时, 随着对价值链测度方法的不断细化,假设逐步放宽,从增加值贸易角度对价值 链分工的研究使得对一国生产贸易在区域内部和外部增加值区分更为明确。进 一步地,分工的细化程度及位置的研究对价值链参与情况有了更加全面地分析, 对宏观上国家或微观上企业的贸易网络复杂度也有了更清晰的认识。

由于中国区域发展不平衡的特殊性,国内学者对中国国内价值链进行了研 究,但多是基于较为宏观的区域或行业,且受限于投入产出表更新周期较长的 影响,对时间序列下价值链的演变特征研究较少。此外,相关文献在研究内容 上没有考虑区域内部对区域整体带来的影响,衡量指标也较为单一。

本文在将区域间投入产出表推演至连续年份,基于投入产出基础模型构建 了增加值完全分解模型,且将国内区域增加值贡献来源分解为区域内部和国内 其他区域间,以此更细致地探讨区域间价值链的参与差异。同时,为分析视角 更为全面,本文还借助了上游度指数对区域价值链参与位置进行了测度,并综合对两个指标进行对比,从而分析中国国内区域价值链分工的参与特征和差异。

[4]      迈克尔.波特. 竞争优势 : Competitive Advantage:Creating and Sustaining Superior

Performance:英文版[M]. Simon & Schuster Inc, 1985.

[5]     Sven, W, Arndt. Globalization and the open economy[J]. North American Journal of Economics & Finance, 1997.

[6]      Kogut B. Designing Global Strategies: Comparative and Competitive Value-Added Chains[J]. Sloan Management Review, 1985, 26(04): 15-28.

[7]    Krugman P, Cooper R N, Srinivasan T N. Growing world trade: causes and conse quences[J]. Brookings papers on economic activity, 1995, 1995(1): 327-377.

[8]   Gereffi G. Beyond the producer - driven/buyer - driven dichotomy the evolution of global value chains in the internet era[J]. IDS bulletin, 2001, 32(3): 30-40.

[9]    Fragmentation: New production patterns in the world economy[M]. OUP Oxford, 2 001.

[10]     刘志彪,张杰.全球代工体系下发展中国家俘获型网络的形成、突破与对策——基于

GVC 与 NVC 的比较视角[J].中国工业经济,2007(05):39-47.D0I:10.19581/j.cnki.ciejournal.200 7.05.005.

[11]    刘志彪,张杰.从融入全球价值链到构建国家价值链:中国产业升级的战略思考[J].学 术月刊,2009,41(09):59-68.D0I:10.19862/j.cnki.xsyk.2009.09.008.

[12]    刘明宇,芮明杰.价值网络重构、分工演进与产业结构优化[J].中国工业经济,2012(05): 148-160.DOI:10.19581/j.cnki.ciejournal.2012.05.012.

[13]     贾根良,刘书瀚.生产性服务业:构建中国制造业国家价值链的关键[J].学术月刊,2012, 44(12):60-67.DOI:10.19862/j.cnki.xsyk.2012.12.009.

[14]     潘文卿,李跟强.垂直专业化、贸易增加值与增加值贸易核算——全球价值链背景下

基于国家(地区)间投入产出模型方法综述[J].经济学报,2014,1(04):188-207.D0I:10.16513/j.cnk i.cje.2014.04.008.

[15]     朱孟晓,田洪刚.双循环视角下国内价值链体系演进与升级战略选择[J/OL].东岳论丛, 2022(05):153-158+192[2022-05-30].DOI:10.15981/j.cnki.dongyueluncong.2022.05.016.

[16]          项莹,陈奇远.“双循环”背景下医药制造业参与全球与国内价值链分工的统计研究 [J].系统科学与数学,2021,41(10):2800-282&

[17]  潘文卿,李跟强.垂直专业化、贸易增加值与增加值贸易核算——全球价值链背景下

14 基于国家(地区)间投入产出模型方法综述[J].经济学报,2014,1(04):188-207.DOI:10.16513/j.cnk i.cje.2014.04.008.

[16]     潘文卿,李跟强.垂直专业化、贸易增加值与增加值贸易核算——全球价值链背景下

基于国家(地区)间投入产出模型方法综述J].经济学报,2014,1(04):188-207.DOI:10.16513/j.cnk i.cje.2014.04.008.

[17]     亚当•斯密.国富论[M].上海三联出版社,2009.

[18]     李嘉图.政治经济学及税赋原理[M].北京:华夏出版社,2005. 94.

[19]     Ohlin B. Interregional and international trade[M].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Camb ridge, 1935.

[20]    Heckscher E F. The effect of foreign trade on the distribution of income[M]. 19 19.

[21]     Hummels D, Ishii J, Yi K M. The nature and growth of vertical specialization i n world trade[J]. Journal of international Economics, 2001, 54(1): 75-96.

[22]     Koopman R, Powers W, Wang Z, et al. Give Credit Where Credit is Due: Trac ing Value Added in Global Production Chains[R]. NBER Working Paper, 2010.

[23]  Koopman R, Powers W, Wang Z, et al. Give credit where credit is due: Tracing value added in global production chains[R]. National Bureau of Economic Research, 2010.

[24]    Koopman R, Wang Z, Wei S J. Tracing value-added and double counting in gros s exports[J]. American Economic Review, 2014, 104(2): 459-94.

[25]    王珏,唐青青.西部地区贸易上游度测算研究:20年结构演变J].统计与信息论坛,202 0,35(10):111-118.

[26]     Antras P, Chor D, Fally T, et al. Measuring the upstreamness of production and trade flows[J]. American Economic Review, 2012, 102(3): 412-16.

[27]    Fally T. Production staging: measurement and facts[J]. Boulder, Colorado, Univer sity of Colorado Boulder, May, 2012: 155-168.

[28]  Xing Y, Detert N C. How the iPhone widens the United States trade deficit with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J]. 2010.

[29]     Kee H L, Tang H. Domestic value added in exports: Theory and firm evidence from China[J]. American Economic Review, 2016, 106(6): 1402-36.

[30]     贾俊霞.中国投入产出核算简介[J].中国统计,2021(03):49-51.

[31]     刘鹏,夏炎.我国各省增加值出口及其价值链嵌入研究——基于全球和国内价值链 双视角[J].国际贸易问题,2021(05):109-126.D0I:10.13510/j.cnki.jit.2021.05.008.

[32]     黎峰.双重价值链嵌入下的中国省级区域角色一一一个综合理论分析框架[J].中国工业经济,2020(01):136-154.DOI:10.19581/j.cnki.ciejournal.2020.01.009.

[33]    刘志彪,张少军.中国地区差距及其纠偏:全球价值链和国内价值链的视角[J].学术月 刊,2008(05):49-55.D0I:10.19862/j.cnki.xsyk.2008.05.008.

[34]    张少军,刘志彪.产业升级与区域协调发展:从全球价值链走向国内价值链[J].经济管 理,2013,35(08):30-40.D0I:10.19616/j.cnki.bmj.2013.08.006.

[35]    黎峰.中国国内价值链是怎样形成的?[J].数量经济技术经济研究,2016,33(09):76-94. DOI:10.13653/j.cnki.jqte.2016.09.005.

[36]    邵朝对,李坤望,苏丹妮.国内价值链与区域经济周期协同:来自中国的经验证据[J].经 济研究,2018,53(03):187-201.

[37]    盛斌,苏丹妮,邵朝对.全球价值链、国内价值链与经济增长:替代还是互补[J].世界经 济,2020,43(04):3-27.

[38]    袁凯华,彭水军.中国加工贸易的价值攀升:嵌入NVC会优于GVC吗[J].统计研究,20 17,34(08):32-43.DOI:10.19343/j.cnki.11-1302/c.2017.08.003.

[39]    刘辉煌,吕雪丽.国内价值链分工质量测度及其影响因素——基于改进的行业上游 度分析[J].商业研究,2018(07):125-132.DOI:10.13902/j.cnki.syyj.2018.07.017.

[40]    张少军.全球价值链与国内价值链一一基于投入产出表的新方法[J].国际贸易问题,2 009(04):108-113.

[41]    张卓颖,石敏俊.中国区域价值链的空间分布及演化特征——基于交通运输设备制 造业研究[J].社会科学战线,2019(11):56-67+281-282.

[42]    袁凯华,李后建,高翔.我国制造业企业国内价值链嵌入度的测算与事实[J].统计研究, 2021,38(08):83-95.DOI:10.19343/j.cnki.11-1302/c.2021.08.007.

[43]    潘文卿,赵颖异.中国制造业嵌入国家价值链和全球价值链的产业-区域特征[J].技术 经济,2019,38(03):49-59.

[44]    王玉燕,涂明慧.国内大循环与制造业全球价值链地位——兼论双循环发展格局的 新思路[J].商业研究,2021(06):44-54.D0I:10.13902/j.cnki.syyj.2021.06.005.

[45]     张红梅,李黎力.国内大循环的供给网络一一基于省际流出增加值数据的考察[J].学 习与探索,2021(04):111-119.

[46]    张涵嵋.中国服务业国内价值链对“一带一路”区域价值链的影响研究[J].宏观经济 研究,2021(06):50-61.D0I:10.16304/j.cnki.11-3952/f.2021.06.005.

[47]    常冉,杨来科,张皞.中国八大区域供需双循环与双重价值链分工——利用 IRIOT-WI OT投入产出表的价值链分析[J].西部论坛,2021,31(01):32-47.

第三章 国内价值链分工的机理分析与理论模型

第一节 国内价值链分工的机理分析

中国不同区域经济发展之间存在着较大差异,特别是 20 世纪 90 年代以来, 随着国际分工沿着产业间分工——产业内分工——产品内分工的路径演变,沿 海地区凭借地理优势和政策支持,以充分吸收国外直接投资并积极参与国外代 工等方式参与到全球价值链中,外向型产业发展模式带动了经济的飞速发展。 而中西部和东北地区受制于区位条件和经济基础等因素,未能形成产业竞争优 势,融入经济全球化过程较慢。这种发展模式给中国区域经济协调发展带来了 很大影响,中西部和东北地区产业处于低端发展,发展以石油、天然气、煤炭 等为代表的初级能源成为其支柱产业,而制造业和研发等部门由于产业联系被 割裂,需求不足而发展缓慢,呈现出产业低级化发展的趋势。因此,要改变目 前的状况,需要实现东中西部地区产业互动基础上的协调发展。

国内区域分工合作在产业转移上的实现主要应体现在东部地区的中低端产 业逐步向中西部或东北地区转移,但当前我国国内价值链分工格局表现为东部 沿海等地区参与生产加工,西北和东北地区主要负责原材料的供给,中西部多 地区输出中间品,而在增加值获得上,东部沿海等经济发达地区收益远高于其 他地区,禀赋优势无法体现,且东部沿海地区也处在全球价值链的较为低端位 置。因此,想要改变这种局面,需要加强区域间联系,通过跨地区产业转移来 重构国内价值链,推动区域协调发展。在国内价值链构建过程中,东部地区作 为中国产业较为发达的地区,应承担起国内产业转移的责任,减少对外转移。 尤其是劳动密集型制造业,东部沿海等地区将零部件组装等产业进行转移,而 自身应向价值链高端发展,如研发设计和品牌营销等,并淘汰产能落后的制造 业。由于中国区域资源禀赋差异较大,应结合自身比较优势对产业进行转出或 转入。如西部地区中经济叫为发达的四川和重庆因政策红利和较低的人力成本, 相对甘肃、宁夏等能够承接较多产业转入[48]。

如图 3-1 所示是以附加值高低来衡量企业竞争力的“微笑曲线”,在此基 础上构建产品内纵横向分工相结合的国内价值链发展模式。产品完整生产流程 中,位于“微笑曲线”最上游的研发创新以及最下游的品牌营销是附加值较大 的环节,具有更大竞争力。目前东部地区和部分中西部地区在在高端环节具有 一定的优势地位,而其他地区则需要发展处于相对低端的加工制造等环节,或 是承接发达地区的转出产业。当然,产业转移并不具有固定性,而是基于区域 自身产业基础和比较优势,选择性地转入或转出低、中、高端产业。

如图 3-2 所示,就行业来看,三条曲线中在价值链分工中获得增加值最高的是高技术制造业C-c), 一般制造业A-a最低,中等技术密集型制造业 B-b剧中。它们的位置差异反映了不同行业价值链的空间差异,同时,获得 的附加值越高的行业,曲线弯度越大。

1665554238696(1).png

一、基础理论模型

通过已有文献,对于国内价值链分工的测算大多以投入产出表为基础模型 为拓展。投入产出理论最早由美国经济学家列昂惕夫在 1930 年代提出,其思想 受到了魁奈在《经济表》中描述生产消费流通情况的数量计算方法的影响。他 于 1936 年发表了投入产出的第一篇论文“美国经济制度中投入产出的数量关系” 49。瓦尔拉斯和帕累托在经济学中的的一般均衡理论是投入产出分体系的基础, 列昂惕夫认为投入产出分析是全部相互依存这一古典经济理论的具体延伸。后 来学者们们对投入产出分析的理论和方法进行了更多拓展研究,戴维•哈京斯 提出了以微积分方程组形式表达的动态投入产出模型。列昂惕夫本人提出了以 差分方程组形式表示的动态投入产出模型,即“动态求逆模型”。大至全球间 投入产出模型,小到地区乃至部门,都有投入产出方法的广泛应用。

投入产出表的特点在于能够表现各个部门生产的投入和去向,以此作为衡 量各个部门或地区的产业关联。其中投入包含中间投入和最终投入的来源。中 间投入即消耗品,是指生产所需的各个部门提供的基础原材料以及服务等。生 产成果去向在产出部分体现,其中中间使用是经济生产活动中的消耗品,最终 使用指的是直接用于最终消费、资本形成和净出口的产品。

本文利用区域间非竞争型投入产出表将国外贸易对象外生化处理的特点, 构建了将国内价值链与全球价值链相统一的模型分析框架。本文构建了如下中 国区域间非竞争型投入产出表:最右列是出口列,包含最终产品和中间品,表示中国不同区域流向国外的产品;中间投入下方的横向数据作为中国不同区域 从国外进口产品的情况。

首先构建如下区域间非竞争型投入产出表,其中假设经济中有N个区域, 代表直接投入产出系数矩阵,厂s代表r区域流向S区域的最终产品向量,E代 表r区域出口到国外的产出列向量。

表3-1 区域间非竞争型投入产出表


中间使用

最终使用

出口

总产出

区域1

区域2


区域 N

区域1

区域2


区域N

间 投 入

区域1

Z11

Z12


Z1n

Y11



Y1n

E1

x1

区域2

Z21

Z22


Z2n

y21



Y2n

E2

x2












区域N

Zn1

Zn2


Znn

Yn1



Ynn

En

xn

进口

M1

M2



M1

M2


Mn



增加值

Va1

Va2



Van






总产出

x1

x2



xn






 

根据投入产出理论,总产出片可以表示为:

Xr = Zr1Z + Zr 2 + ••• + ZrN + Yr1 + Yr 2 + ••• + YrN + Er

=^rlXr + Ar2Xr +•••+ArNXr + Yr1 + Yr 2 +•••+Y rN+Er                                     (1)

式(1)中:K代表r区域的G x1总产出列向量;Yrr代表r区域流向s区 域的Gx1最终产品列向量;Ar代表国内r区域对r区域的行业中间投入矩阵; Z对应的GxG直接投入产出系数矩阵;Er代表r区域的Gx1的除口到国外的 产出列向量(包含中间投入品和最终品)。将式(1)用矩阵形式进一步改写为 如下:

1665554288999.png

y Yrs 在此经济系统中,定义X是元素为X总产出列向量;Y是元素为s=i 最终产品列向量;13是元素Yr (本区域吸收)的最终产品列向量;YF是元素

N

y Y rs

为m 被国内其他区域吸收的最终产品列向量;E是元素为E的出口列向量;

A是元素为A的中间投入系数矩阵;AD是对角线元素为A"的区域内直接消耗 系数矩阵;AF是对角线元素为零且非对角线元素为A (心s)的区域间直接消 耗系数矩阵;L是元素为L = (I -"尸的局部Leontief逆矩阵。本文将上述矩 阵简化表达为:

X = AX+Y+E=AXDXC+YD+AFX+YF +E

=LafXyLYd yLYe yLE                     (2)

其中L代表元素L = (I - Arr)-1的局部Leontief逆矩阵。

此外,

X = AX Y Y Y E = (I - A)-1(Y Y E) = B (Y Y E)                                        (3)

本文所用数据来自国家统计局公布的 2012 年、2015 年、2017 年的《中国区域间投入产出表》,该投入产出表包含17个产业部门;2个初级产品部门;11个制造业部门(食品烟草及加工制造业、纺织服装业、木材加工业、造纸印刷业、非金属矿物制品业、金属冶炼及制品业、化学工业、机械制造业、交通 运输设备制造业、电器机械及电子通信制造业以及其他制造业);2个服务部 门(商业和运输业、其他服务业);1 个公用事业部门(电力煤气自来水供应 业);1 个建筑业部门。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制造业发展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 就,发展规模世界第一、创新能力显著提高,是国民经济的支柱产业,是推动 我国工业化和现代化进程、提高国际竞争力的重要支撑。因此本文重点研究制 造业行业在国内价值链的参与情况,更为有效地反映各地区参与价值链的活跃 度。

[48]   施晓丽,林晓健. 产业转移对区域创新的影响分析——基于中国制造业的实证研究 [J]. 河北学刊,2021,41(04):155-163.

[49]   Leontief W W. Quantitative input and output relations in the economic systems o f the United States[J]. The review of economic statistics, 1936: 105-125.

在区域视角上,本文合并出的中国区域间投入产出表包括8个区域,东北 区域(黑龙江、吉林 和辽宁),北部沿海区域(北京、天津、河北、山东), 东部沿海区域(江苏、上海和浙江),南部沿海区域(福建、广东和海南), 黄河中游区域(陕西、山西、河南、内蒙古),长江中游区域(湖北、湖南、 江西、安徽)、西南区域(云南、贵州、四川、重庆、广西)、西北区域(甘 肃、青海、宁夏、西藏、新疆)。

由于并非每一年的各地区投入产出表都会公布,因此本文在编制好的已有 年份的区域间投入产出表的基础上,尝试根据年份间的产出比例关系,获得剩 余年份的区域间投入产出表,以此能够分析连续的各区域价值链的时空演进规 律。为降低数据的相对误差,同时也考虑到相邻年份中间消耗系数等指标变化 不会太大,以及区域产业结构演进的相似性,本文尽量使用相近年份进行推算, 得出连续时间的跨区域投入产出表。本文采用RAS方法对收集汇总后的投入产 出表数据进行了调整,以满足数据之间应有的平衡关系。将需要推算年份的中 间使用量合计作为行向控制量,中间投入合计量作为列向控制量,计算出行乘 数和列乘数,直至接近于 1 为止,不断调整直接消耗系数矩阵。

二、基于投入产出模型的增加值分解

本文研究将国内价值链区分为国家价值链和区域内价值链:产品生产过程 中若存在中间品的区域间贸易,体现了产品生产加工过程中区域间联系,则此 价值链为国家价值链(RN);若不存在,则认为此价值链为区域内价值链(RN)。

在基础模型基础上,对式(2)中X、Y、E和厂进行对角化处理,分别 标记为X、Y、E、V,定义区域生产增加值总额空,将X = B(Y + E代入上

21

式(2),得到关于区域增加值的分解公式:

根据式(3),区域一产业增加值矩阵VB(Y + E)可以被分解的五项指标。 第一项和第二项是由该区域生产并且直接作为最终产品消费掉而产生的增加值, 区别在于被消费的对象不同。最终流向分解为流转回本区域内部并被消费产生 的增加值(VlY° )和流向国内其他地区并被消费产生的增加值(VLYF )。第三项 是指由该区域生产出的最终产品并未被直接消耗的部分产生的增加值,是由其 作为国内价值链中其他区域的中间品而产生的(VlAbY 这三项是基于国内 价值链对区域垂直专业化分工程度的测量,且进一步区分为国内(V _ D )和国 家(V _ NVC)两个部分。第四项和第五项表示该区域产品出口到国外所产生的 增加值,区别在于前者直接作为中间品或最终品被消(VLE),后者经过多次国 内跨区域生产加工才出口到国外最终被消费(VlAbE ),这两项(V - GVC )是 在全球价值链视角下进行的测算.

本文网址: http://www.7bestpaper.com/sslwfw/6539.html转摘请注明本文来源:佳作论文网专注论文模板下载及论文服务,以质为根,以信为本!
推荐阅读
  论文格式模版论文写作技巧期刊发表资源站内资讯论文交易流程联系我们

佳作论文网http://www.7bestpaper.com/ Copyright 2008-2020

Email:177872917@qq.com 佳作论文网拥有毕业论文范文、职称发表论文、论文格式模版、各行业期刊介绍等几个版块,专业提供专本科、硕士、博士毕业论文范文、职称论文发表范文;各大院校毕业论文格式模板下载,范文内容涵盖广,发表期刊多,18年精心服务,值得信赖。



收缩
  • 电话咨询

  • 13838208225